南京新闻网_中文资讯_体坛赛事_娱乐时尚_产业资讯_财经科技_房产汽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单品 > 正文内容

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正文 第一零三六 结果出来了(第三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南京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史一刚正跟马医生对话的时候,一转身,正好看见了我掉眼泪,莫名急眼“老马,你他妈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还给我哥治哭了呢!”

    “你少在这给我含血喷人啊!我就是过来换个药,这些事,不都是你提起来的吗!”老马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大声反驳了一句。

    “行行行,咱们先不管这件事是谁提起来的,你就告诉我,怎么能把我哥给治好吧!”

    老马闻言,同情的看了我一眼,想了想“按照他现在的情况,单纯依靠药物治疗,肯定是没戏了,以前的时候,我也见过他这种病人,都是接受不了生意破产,或者亲人去世什么的,从而做出一些反常的,或者疯狂的举动,对于那样的病人,我们通常还能够靠镇静类药物去治疗,可是你看看他,往床上一躺,像是一盆仙人掌似的,咱们如果再给他吃镇静类的药物,我都怕他死到我这!”

    “去你大爷的,你这么大岁数都没死,我们死什么死。”史一刚梗着脖子骂了老马一句,十分烦躁的抖了抖腿“老马,我没心思跟你逗闷子,你快点帮我想想办法!”

    “你要是说办法,也不是没有。”老马看了史一刚一眼,指着我“按照他现在这个样子,能走的路就两条,第一,让他在这躺着,自己慢慢调节,等什么时候他能自己把事情想明白了,不再钻牛角尖了,自然就可以痊愈了。”

    “如果他想不明白呢?一直在牛角尖里钻,怎么办?”

    “如果他想不明白,那可就麻烦了,首先他一直在这躺着,靠营养液维持生命,身体首先会崩溃,而且一直绷着极端思想的弦,很容易抑郁,甚至精神分裂也说不定。”老马把话说完,看着史一刚要吃人的眼神,又把话收了回来“所以这种情况,就需要外力来疏导。”

    “外力?”史一刚琢磨了一下“揍他?”

    “你聊天的时候,能不能有点水平,啊?”老马无奈的看着史一刚“如果打人有用,那还要医生干什么,我说的外力,指的是心理医生,懂不懂!”

    “心理医生?就像赵本山的小品里,中了五百万,嘎一下子抽过的去那种吗?”

 &nb武汉市哪家看癫痫病sp;  老马点头“差不多吧!”

    “行,那就找个心理医生!”史一刚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你认识这种人吗?”

    “我倒是认识一个这方面的专家,不过他收费可不便宜。”

    “人都快死了,还在乎什么收费不收费的,你叫他过来,快点!”

    “好,那我打个电话,约他一下吧。”老马话音落,拧着屁股离开了病房。

    ……

    半小时后,病房的门再次被人推开,随后杨涛、史一刚、老马,还有一个四十多岁,斯斯文文的中年,迈步走进了病房内。

    跟他们一起进来的那个中年看了看我,转头“这个人,就是病人吗?”

    “没错,就是他!”史一刚看着那个中年“周医生,你看他这个病,你能治吗?”

    “能治吗?笑话!”周医生鄙夷的看了史一刚一眼“我周某人自从十九岁开始,就专攻心理方面的疾病,这么多年,别管是中年丧偶的光棍,还是老爷们跟其他娘们跑掉的寡妇,或者是那些被人白玩了七八年,啥也没落下的小三,但凡来我这看病的,别管来的时候多么垂头丧气,但是走的时候,清一色全都昂首挺胸,就没有一个带着遗憾和痛苦出门的!”

    “老爷们跟其他娘们跑了,这也不是寡妇啊!”史一刚纠正了一句。

    “你管她是不是寡妇呢,主要是我的医术比较神奇,懂不!”

    “周医生,我这个朋友的情况有点特殊,你有把握吗?”杨涛听着周医生的话,总感觉心里不太托底。

    “没事,病人的情况我不是都跟你们了解过了吗,放心吧,我能治!”周医生大大咧咧的摆了下手,伸手掰开了我的眼皮,瞪着眼珠子一顿瞅。

    “老周,我下面还有病人,人就交给你了啊,你费点心!”老马见周医生把活接了,嘱咐了一句。

    “行,你忙活去吧,这边我能应付!”周医生无所谓的摆了下手,随后拽出了一把椅子,郑州市哪些医院能彻底治好癫痫病坐在了我的床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周海瑞,是一名心理医生。”

    “滚!”房间内出现了一个陌生人以后,我心中莫名怒火翻腾,躺在病床上,嘴角抽动着开口。

    “我艹,神医啊!”史一刚听见我骂人,对周医生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这三天以来,他第一次说话!”

    “必须的,我不是跟你说了么,我是专业人才。”周医生听完史一刚的夸赞,扭头看着我“我不能走,因为我收钱了,而且你也有病!”

    “滚!”我双拳紧握,咬牙开口。

    “你的病情,我已经听他们提过了。”周医生依旧不理会我的骂声,继续大大咧咧的开口“我听他们说,你哥死啦?”

    ‘刷!’

    周医生这句话一说出口,史一刚和杨涛全都愣住了,我也转头,双眼通红的盯着他,杨涛看见我的举动,连忙伸手推了周医生一下“你别乱说话!”

    “没事,我这叫崩溃疗法,有些事,只有说出来,才能摆在明面上谈。”周医生继续看着我“他们说,你有个哥哥,今天开庭,结局一定是死刑,但是你却躺在这,没有参加庭审,从心理学上讲,因为你之前目睹过亲人或者朋友的死亡,所以这也是一种自我抑制的过程,学名叫做创伤性应激障碍,普遍发作于偏执性人格障碍人群,就是你越不想去寻思一件事,那件事却会越深刻的印在你的脑海之中,因为你不想看见他的结局,所以在强大的心理暗示下,你也开始避免自己去触碰这个结局,所以你的身体垮了,而且高烧不退,可就算你没有到达庭审现场,但是心里却无比的担心这个人,你在回避和逃离,因为你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无法回天了,而这个即将死去的这个人,他又是你的心理支柱,你已经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对他产生了依赖,而且把这个人当成了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所以你甚至不知道,如果他死了,你接下来的生活会怎么样,你现在很担忧,很惶恐,也很无助,不过我提醒你,这个人的死亡,并非是因为疾病,而是他在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这种结果,是任何人都无法更改的,所以你要做的,就是坦然面对他的死亡!”

    “闭嘴!”听完周医生的话,我紧紧地握着拳,一声嘶吼。

    “他必死无疑!”周医生宛若唐僧一般,依旧喋喋不休“你必须学会坦然接受他的死亡,因为你救不了他,如运城癫痫病治疗贵吗果你相信我的话,跟我谈谈他的情况,怎么样?”

    周医生话音落,我转过身,眼神空洞的看着他“你真的想知道吗。”

    周医生不置可否“我是在给你治病,你有病。”

    ‘嘭!’

    没等他把话说完,我一个翻身,猛然一拳闷在了他的脸上,因为用力过猛,手背上的针头一下子豁开了皮肤,血液甩了一床。

    ‘咕咚!’

    周医生猝不及防,也仰面倒在了地上。

    “我艹你妈的!”周医生倒地之后,我从床上窜起来,攥着床头柜的玻璃水果篮,对着他头上就抡了下去“来啊!治病啊!”

    “小飞!”

    “哥!”

    史一刚和杨涛见到我的举动,一下子涌上来,把我按在了床上。

    “小飞,你他妈疯了!”杨涛死死按住了我的胳膊“他只是个医生,你跟他动什么粗!”

    “去你妈的医生!你们叫他来有什么用,啊?!”我眼圈通红的看着杨涛“他来了,能改变三葫芦的结局吗!!”

    “既然葫芦哥的结局已经无法更改,那你再继续闹下去,除了伤害自己,让我们担心之外,又有什么意义呢?”杨涛也跟着喊了一句“你只想着自己在担心三葫芦,难道就没想过,我们也在担心你吗?”

    杨涛话音落,我的情绪瞬间崩溃,眼圈发红,感觉头痛欲裂。

    ‘咣当!’

    这时候,听见房间内动静的马医生也推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正在擦鼻血的周医生“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没事,我故意激怒他的。”周医生站在原地擦了下鼻血,指着我“这个病人现在的情况很不好,自从出事之后,他始终把情绪憋在了心里,陷入了一种潜意识里的保护状态,又不想在失去亲友之后,把这种悲观的情绪传染给其他人,所以一癫痫的初期症状是什么能治好定得有一个发泄点,而我这个在关键时刻出来刺痛他的陌生人,刚好充当了这个角色,放心吧,他既然能对我动手,最起码说明理智已经恢复了,至于接下来的事情,还得需要他自我调理。”

    “你说的这些,真的假的?”老马有些不太相信的看着周医生“我怎么感觉,你就是单纯的开导病人没开导明白,让人给揍了呢?”

    “哎呀,我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反正心理医生的职责,就是负责调整病人的心态和情绪,但愤怒不也是情绪的一种吗,像他这种情况,你们安慰他是没用的,必须得让他把情绪发泄出来。”老周话音落,看着马医生“钱谁给我结啊?”

    “你跟我来吧。”老马听完周医生的话,半信半疑的带着他出门了。

    等老马带着周医生走了之后,史一刚松开了我,点燃一支烟塞到了我嘴里“哥,我知道葫芦哥这件事,让你心里很不舒服,可是事情不是还没有最终定论呢吗,就算为了我们,你也别在折磨自己了,行吗?”

    “我没想着折磨自己,我只是太累了。”我叼着半支烟,感觉身上无比的疲倦“让我自己安静一会吧!”

    杨涛看着我的样子,有些不放心“小飞,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没事。”

    “好,那你先休息吧,说真的,这几天你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还一动不动,真的把我们吓坏了。”杨涛伸手拍了拍我的胳膊,随后跟史一刚离开,他们刚出门,我就听见杨涛和史一刚一起开口,叫了一句“东哥。”

    过了不到两分钟,东哥推开房门,走到了我的床头,而我看见东哥来了,没来由的就是一激灵。

    ‘啪!’

    东哥坐在椅子上,低头点燃了一支烟,声音不大“三葫芦的案子,结果出来了。”

    听见这句话,我强忍着自己的情绪,身体开始不住的颤抖。

    东哥看见我的样子,使劲嘬着烟,眼圈也开始泛红“死刑。”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医院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看癫痫专业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贵阳癫痫病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